如何让“低”进学生“高”出
发布时间: 2013-01-28 浏览次数: 128

“‘根号’不认识”,“英语听不懂”,“上课坐不住”,“不会记笔记”,“迟到、早退像家常便饭,最大兴趣就是上网打游戏。”乍一听,这些话像是在描述中小学课外补习班的“问题生”,实际上却是当下高校教师对某些进校时录取分数较低的学生真实状况的描述。

  接受采访的民办高校、高职高专及地方高校的学校领导和老师,很多人习惯性地把这部分学生称为“低分生”。“低分生”考分究竟有多低?以山东为例,2012年只要文化课总分达到180分就“有学上”。不管是文科还是理科,5张试卷(语、数、外、综合、基本能力)平均得36分就能达到最低录取分数线。“只要会打对号和错号,会填写“A、B、C、D”,瞎蒙也能超过180分。”一位高校教师这样感慨。

  由于适龄人口下降、放弃高考、选择出国留学等原因,2012年高考生源短缺的矛盾在前几年的基础上进一步凸显,很多高校,尤其是三本、高职高专院校招生“吃不饱”,即使180分的考生,也成了“香饽饽”,于是生源大战愈演愈烈。但是,面对这些争夺过来的“宠儿”,一些学校和教师却犯了难,对这些学生的日常管理、教育教学和思想教育,都需要重新审视。如何为这些“低”进的学生量身定制培养计划,让他们学有所成,成为高等教育面临的一个新课题。

学校管理怎样与“三差”学生对接

  观察

  纪律观念差、办事效率差、文明习惯差,叛逆心理重,这样的“低分生”数量不多但影响很坏。

  “我们反对唯分数论,但是这些录取分数较低的学生,确实在诸多方面表现出天然的不足,概括地说,有‘三差’,即纪律观念差、办事效率差、文明习惯差。这给高校的学生管理工作带来了挑战。”山东协和学院院长盛振文说。

  记者在潍坊一所高职学院采访,该院学生处王处长讲了这样一件事。有天中午10点多钟,王处长接到安保处的电话,通知他到派出所去领学生。上课时间学生怎么跑到街上去了?原来,一名叫李灿(化名)的大一新生,网聊交了一位“女友”,相约去逛商店,于是上课时偷偷溜出去了。没想到这位“女友”是个骗子,结果李灿被3名男青年勒索,双方动起手来,李灿被打伤,幸亏有人拨打“110”报了警。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像李灿这类不遵守纪律的学生,多数从初中就已经开始掉队了。他们不少人生活在单亲家庭,或是进城打工家庭,普遍存在着家庭教育缺位的问题,逆反心理相当严重,脑子里根本没有组织纪律这根弦。

  有位教育专家曾说:“真正的分数,与其说是对学习成绩的标示,倒不如说是对办事效率的考量。”“低分生”办事拖沓,也是让教师头疼的一件事。淄博某高校大一新生辅导员高虹介绍说:“2012年新生入校,我布置了一项作业,要求每人制订一份成长计划,一周之内完成。结果成绩好的学生早早就上交了,成绩差的学生消极被动,一拖再拖。老师帮着理思路、列提纲,一催再催,两个月过去了还有5名学生没交。这些学生不交作业,根本的问题不是水平而是态度。”

  除了交作业,这部分学生在日常生活中,诸如打扫宿舍卫生、给自己父母写信等举手之劳的事情,也往往是慢慢悠悠,能拖就拖。

  同时,文明习惯差,对粗俗脏乱习以为常,也是很多老师反映的“低分生”身上存在的毛病。济南一所民办高校的保安人员告诉记者,“低分生”群体存在三大现象:翻墙、卧床、酗酒。学校规定上课时间和晚自习以后不允许学生无故出入校门,但是很多学生不走大门,专抄小道,爬墙出入。保安晚上巡检时,有些学生还骂骂咧咧,摆出一副要打架的架势。这些学生多是夜猫子,夜里上网、打牌,白天别人去上课,他们睡懒觉。他们还常常出去喝酒,轮流坐庄,不到酩酊大醉不罢休。酗酒往往是引发打架的重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存在上述现象的学生不是很多,大约占5%左右,但影响很坏,给学校日常的管理带来严峻的挑战。

  探索

  导师制拉近感情距离;准军事化管理培养文明习惯;助理辅导员走入低分生群体内心,帮助解决实际困难。

  对于这部分进校考分较低的学生,用重点大学精英教育那一套理念和规定来管理不太给力,但对学校而言也并非“无计可施”。

  山东服装学院院长孙京家认为,总的来说,大部分学生的整体素质还是不错的,录取分数低、行为习惯又不好的学生数量有限,只要创新思维,完全可以找到解决的途径和方法。该院采取以“承包”为主要特征的“导师制”,从学校领导到普通教师,每人负责3至5名“低分生”的成长成才,通过结对谈心,与他们一块参加文体、读书、调研活动等方式,帮助他们解决思想、生活和学习中遇到的实际困难,讨论制订成长成才计划。“导师制”拉近了教师和“低分生”的感情,唤醒并增强了“低分生”的上进心和责任感。很多“低分生”向学校领导或教师倾诉衷肠,表示要迎头赶上。山东高等教育管理科学研究会秘书长宋恵国介绍,有些学校还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编写了通俗生动的励志教材,收到显著成效。

  “对待没有纪律观念,做事拖拖拉拉、松松垮垮的‘低分生’,最好的办法就是采取军事化管理。把军训阶段的成果巩固下来,发扬光大。”在采访中,许多高等教育管理专家提出这样的建议。据介绍,山东民办高校和高职高专院校对大一新生多数采取军事化管理,制定了考勤、作息、卫生、早操、上课、作业、考试、实习等一整套规章制度,以强化学生的组织纪律观念,提高学生的办事效率,培养学生的文明习惯。山东现代职业学院、山东外事翻译学院等高校建立了严格的考勤制度和出入校门制度,上课要打卡,杜绝了“顶名”、“冒牌”等现象的发生。

  大众化教育以后,低分学生多了,单靠教师“管”不过来。山东交通职业学院创建了助理辅导员制度,该校为每个新生班级配备男、女助理辅导员各一名。该学院党委副书记楚卫涛介绍说:“助理辅导员从大二年级中选拔,经学生自我申请和部门考核,由学院聘请品学兼优的学生来担任,负责协助辅导员做好新生特别是‘低分生’的学习、生活和思想教育工作。”该校汽车服务与营销专业的学生王栋是一名贫困生,当时也是刚够录取线被录取的,他性格内向,不太合群。去年春天,王栋的母亲患上了重病,他常常一个人躲在校园的角落里哭泣。助理辅导员王盼盼发现这一情况后,第一个走上去帮助他、劝导他,还发动同学们捐款,并为王栋安排了勤工助学岗和专人学习辅导。没了后顾之忧,王栋逐渐变得开朗起来,“当时我产生了辍学去打工的想法,现在好了,我又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王栋说。

基础弱底子薄的学生怎么教

观察

    基础知识欠账太多;没有学习兴趣,“一看书就头疼”;学习方法不得要领,学生学起来累,教师教起来更头痛。

  在采访中,有一位老教师不无幽默地说:“给‘低分生’上课是个大难题。老师最痛苦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是自己的课讲完了,学生还没睡醒;学生最痛苦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是自己睡醒了,老师的课还没讲完。”这话虽然有些调侃,但确实反映了录取分数降低后,学生知识文化底子弱给教学提出的挑战。高校一线教师普遍反映,“低分生”欠缺的东西太多了。

  首先是基础知识欠账太多。采访中,青岛一所高职院校的会计学老师让记者看了一份新生数学摸底测试成绩单:全班40人,只有18人及格,还有5人成绩是个位数。“可能这些学生对测试不太重视,但不管什么原因,这样的文化基础确实令人忧虑。没有起码的数学基础,怎么学好会计学呢?”这位专业教师说。

  在这所学校,记者翻阅了部分大一新生的作业。好多学生的书写基本功和表达能力极差,字迹潦草,错字连篇,标点乱用,语句不通,不讲格式,让人大跌眼镜。有位学生在一篇不足200字的自我介绍中,出现了5个病句、12个错别字,而且是“一逗到底”、“一段成篇”。“学段是大学,基础是小学,特征是顽童。”这是教授们对他们的形象概括。

  缺乏学习兴趣也是一个让老师头疼的问题。采访中,很多考分低的学生告诉记者“一看书就头疼。”莱芜职业技术学院亓俊华老师分析说:“这些学生不是脑子笨,而是对文化课缺乏兴趣。他们大多在中小学期间,因为各种原因,错过了教育的最佳时期,或者挫伤了学习的积极性。”

  记者曾在山东省部分大一新生中做过实证调研,结果显示:高考分数低于300分(总分750分,相当于百分制中的40分)的,厌倦文化课学习的占69.5%;低于250分(相当于百分制中的34分)的,厌倦文化课学习的占85.6%;低于200分(相当于百分制中的26分)的,厌倦文化课学习的占到97.58%。而在山东,2012年高考分数达到180分(相当于百分制中的24分)就能录取。

  欠缺学习方法是低分考生学习跟不上的重要原因。“一组公式半年记不住。”一位公路桥梁设计专业的教师对记者说,“因为这些学生不会理解记忆,不懂得公式的推导过程、来龙去脉,只是靠重复记忆,死记硬背,过不了几天全忘了。”

  理工科的“低分生”学习不得法,文科的“低分生”学习同样不得要领。担任经济管理的夏老师介绍说:“学习快结束了,我让每人写一个学习总结。结果1/3的学生没有完成。有的总结不全面,挂一漏万;有的总结条理不清晰,层次交叉,逻辑混乱。这样的学生教起来很吃力。”

  探索

  要教好基础差的学生,关键是让他们找到自信,根据他们的特点,让他们在实践锻炼和动手操作中培养兴趣。

  采访中,教师们在“恨铁不成钢”的同时,也都认为,既然把学生招进来了,学校就有责任把他们教好。怎么教?采访中记者发现,很多学校已经开始探索相应对策。

  “要想教好学习基础较差的学生,首要的是寻找他们身上的闪光点,使其找到自信。有了自信,才能学得好。”济南职业学院院长申培轩深有感触地说。他们学校在新生入校后,第一件事就是让学生填表,申报特长,然后教师针对学生的特长,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让学生充分展示自己的特长。教师组织并作出点评,让这些考分较低的学生找到自信和尊严。山东科技职业学院、潍坊工程职业学院、莱芜职业技术学院则开展了“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赛跑”、“迈好大学第一步”、“我的大学我做主”等主题活动,实践证明这些活动卓有成效。一位家长看到活动照片后动情地说:“我的孩子从来没有笑得如此灿烂。”

  考分较低的学生有个共同特点,就是好“动”不喜“静”,学习文化理论课他们感到枯燥乏味,但参加实践活动和动手操作则会让他们兴奋不已。“针对这个特点我们就先从劳动、活动等入手,让他们动手、动口,使他们找到兴趣。”山东省特级教师、莱芜职业学院副院长李俊海说。

  在莱芜、淄博、潍坊、枣庄等地市的职业院校,记者高兴地看到,好多高职院校已经改变了过去前两年上文化课、后一年上实践课的传统教学方法,“车间即课堂”、“动手即学习”等先进理念已在高职院校一线教师中深入人心。在莱芜职业技术学院采访,记者听到了这样一个案例:数控专业学生田亚楠,刚入校时对文化课学习没有兴趣。班主任孙召瑞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后来孙老师发现田亚楠喜欢雕刻,每一件作品都惟妙惟肖。于是就慢慢引导田亚楠做三维造型,操作数控铣床。在动手中田亚楠变了,他喜欢上了三维造型与数控加工。当有实践问题弄不懂时,他就熬夜看书学理论。教师根据学生的特点因材施教,如果学生喜欢动手,教师就引导其先学操作,很快,学生们找到了学习的兴趣和动力。

  成绩差的学生往往粗枝大叶,丢三落四,知识形不成系统。有多年教学经验的泰山职业学院韩玮老师介绍了“回忆加反思”的方法:“其实操作很简单,就是引导学生自己回忆总结上完的一节课:学习的重点是什么,学习过程有几个环节,哪些问题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样,像放电影似地让学生把上课内容在脑海里放映一遍。同时,引导学生趁热打铁,写下学习的心得和感悟。日积月累,天长日久就能从中悟出一些概括性的、规律性的、有代表性的方法与技能,形成适合自己的有效学习方法。”

如何帮“低分生”提高自我教育能力

  观察

  很多学生心浮气躁,缺乏上进心,对未来的发展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这些给思想教育带来诸多不利因素。

  “用精英教育的眼光看现在的大学生,要跌眼镜;用传统的方式方法教育现在的大学生,要碰鼻子。”一位高校教授这样形容针对“低分生”的思想教育。

  滨州一所高校每年都对新生进行入学教育,今年请了全国劳动模范许振超,讲述他敬业爱岗、吃苦耐劳、钻研创新的事迹。大部分学生被感动了,但仍有一小部分学生听不进去。在两个小时的报告中,一位辅导员注意到,一名学生在整个过程中,在笔记本上画了半张人物速写,接了5次手机,溜出会场7次,其余时间就是玩手机、交头接耳。老师过去拍拍他的肩膀,提醒他好好听报告,最多能安静5分钟。还有一些“低分生”,动不动就出口或者出手伤人,有些导致伤亡案件。据调查,现在高校伤亡事件增多,50%以上发生在成绩差的学生中。

  “也许是在中学时代挨的批评和受的挫折太多,这些高考考分较低的学生,对老师的要求、自己的发展,很多人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缺乏上进心。这是我们做辅导员的最着急的事情。”工作20多年的高校辅导员赵伟说。

  前不久,记者在泰安一所职业院校采访了大一新生樊钢。樊钢是在父母的反复劝说下参加高考的。“我对上学不抱什么希望,有些研究生不是在跟着识字不多的私人老板打工吗?我怕父母过分伤心,才上这儿来念书,在学校里我只是混日子。”樊钢说。记者和他沟通发现,其实他内心也觉得对不起父母,很郁闷,心里非常矛盾。改变像樊钢这样的“低分生”的精神面貌,的确是当前高校教育的一个重要研究课题。

  记者选取威海、淄博、泰安、菏泽、德州和济宁6市当地高校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显示:34%的“低分生”来自离异家庭、单亲家庭或者贫困家庭,存在自卑心理,他们不爱说话、不善交际,不主动参加社会活动;55.5%的“低分生”是独生子女,他们往往在家娇生惯养,以自我为中心,缺乏谦让奉献的精神,不同程度存在自私心理,不善于处理自己、他人和集体的关系。还有10.5%的“低分生”或者自身存在生理缺陷,或者受过人生打击,或者受过感情挫折,或者犯过错误,总之成长道路不顺利。“这些‘低分生’看待他人、看待社会的视角不对,在他们眼中阴暗和负面的东西多,阳光和美好的东西少,因而不合群、不擅长合作。这就给思想政治教育带来了诸多不利因素。”山东青年政治学院青少年教育研究所的杜秀老师分析说。

  探索

  从“低分生”的家庭和教育背景深入分析,让他们在感受关爱中接受教育,在实践中提高自我反思和自我教育能力。

  记者采访了山东高校工委领导、部分思想政治教育专家。他们建议,对于这部分学生的思想教育,应该探究其行为表现、品行背后的原因,对症下药,切忌粗暴指责和空洞说教。

  多数“低分生”的家庭背景和教育背景相对较差,因此他们需要比其他学生更多的关爱,需要有人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在感受关爱中接受教育。“让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有温度”,这是近年山东省委高校工委做好“低分生”教育工作提出的理念。他们从大学生成长需要出发,着力构建帮助低分学生成长、解决低分学生困难、方便低分学生办事、维护低分学生权益的服务体系,促使他们尽快走出困境。据山东高校工委副书记齐秀生介绍,从前年寒假起,山东省委高校工委开展了“千名辅导员访千家”活动。这些被访学生很多是贫困生和低分生。截至目前,120余所高校的辅导员参加家访2.4万人次,家访贫困生、低分生3.1万人,联系就业岗位8000多个,大大激发了低分学生的上进心。

  针对“低分生”大多有心理问题的实际,很多教育专家呼吁有针对性地加强心理健康教育。据调查,山东省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会专门成立大学生心理咨询专业委员会,旨在做好新形势下大学生特别是“低分生”的心理教育。近几年来,山东省每年召开大学生心理教育年会,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他们针对个别“低分生”的心理问题开展个别辅导,针对部分“低分生”的共性心理问题进行团体辅导,针对“低分生”突出的问题进行危机干预。通过生动活泼、丰富多彩的心理健康活动,使“低分生”心理得到调节和改善。

  很多思想政治教育专家还建议,要根据“低分生”实际,开展社会实践活动,提升“低分生”综合素质。在这方面,山东各高校开展了形式多样的社会实践活动。有的根据专业特点成立调查小组,到新农村进行调查研究;有的根据兴趣特长成立服务小组,到社区、街道和养老院进行送温暖活动;还有的根据“低分生”的心理特点,有意识地设计演出、演讲、科普、支教和志愿者活动。这些活动的目的在于通过集体活动,培养“低分生”纪律观念、集体意识、服务态度和团结合作精神。不过采访中也有不少专家提醒,这些活动要避免走形式,要科学划分小组,选好辅导员带队,并提前设计好活动方案,树立典型,做好榜样示范,还要引导“低分生”写好活动总结,这样才能提高他们的自我反思和自我教育能力。

  采访中,多位专家表示,随着适龄人口的下降,一部分考分较低的学生进入大学校园将成为一种常态。他们的考试分数低,但能力未必差。如何让每个学生在大学校园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平台,如何建立多元的学习通道、评价方式,是高校尤其是高职院校、地方高校应认真思考的问题。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张兴华